可爱心旷神怡

【蔺靖】多情种 短 完结

唯爱胖鸟mou:

琅琊阁山下传来熙熙攘攘的打闹声:“滚滚滚滚滚 你给我滚远点”“阿晨我可是你哥哎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哥哥的”“与其有你这样的哥哥我另远不要”“你这话可伤你哥哥我的心”白色男子追着红衣长发男子说道,身后还跟着一个仆人:“大少爷 二少爷 等等我”白衣男子跟红衣男子对身后的仆人吐了吐舌 做了个鬼脸,身后的仆人擦着额上的汗 看着面前活泼的两个身影心想道这么多年也是没白花了心血照顾两个孩子。


  白衣男子名曰萧晨  红衣男子为蔺琰,争相恐后的往琅琊山上赶路,蔺琰说道:“阿晨你这次无论如何不要挡着我 这次”萧晨摇了摇扇子道:“我为什么要阻拦你”蔺琰只是甩了甩袖子不理身后人的无理取闹。


            身后的老仆赶上两位小公子之后,看了看周围地形说道:“大少爷 小少爷 到了” 萧晨蔺琰两人忙停下进步,老仆走上前来仔细的吩咐了蔺琰:“小公子啊 你看到阁主的时候一定要沉住气,你要伤了一根寒毛我怎么跟你爹交代啊” 萧晨不以为然:“战英叔你多此一举了不还有我嘛你放心好了”列战英疑惑的看了几眼还是决定让萧晨保护了蔺琰。蔺琰朝着萧晨翻了个白眼,萧晨假装捂着心口道:“阿琰你可不对啊 你伤害了我的心 你要陪我”蔺琰涨红着脸跺了跺地 转身不理睬他,列战英忙抚慰蔺琰:“小少爷 大少爷一直不都是这样样子你还不了解他”就在列战英抚慰好了蔺琰的时候从地上传出一阵哈哈哈的大笑声,只看见萧晨躺在地上打滚哈哈大笑。 蔺琰也不理睬他,直接去琅琊阁找人去了。列战英也只是摇了摇头无可奈何,见两人都走了萧晨才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走了。


      蔺琰走道前面的时候,发现一体型略微的胖的仙人穿着白衣在面对太阳念念有词。 蔺琰对站在面前的之人的装扮有点熟悉,看了看身后的萧晨 噗呲一声就笑开了,那站在他前面之人听道背后有笑声转过来,一看 愣住,一个十七 八岁的少年在用着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自己。:“请问先生是琅琊阁阁主蔺晨吗?”蔺晨点了点头,只看见那个肖似萧景琰的孩子,腾的把剑从剑鞘拔了出来,一剑刺向了他,蔺晨冷笑几声就躲闪道一边去,蔺琰不甘心又刺了过去,但是他低估了蔺晨的实力,折腾了一段时间蔺琰的体力就快没了 俯下身来用双手撑着膝盖 大口大口的呼吸。 蔺晨好笑的望着他问道:“这位小公子我蔺某人与你无冤无仇,但是你这次上山所为何事要取蔺某的性命”蔺琰抬起头 不甘心的眼神望着蔺晨:“这次我上来是要替我父亲问个公道”“蔺琰不许胡说”列战英出口说道 ,蔺晨听道眼前之人的名字,晃了神心中道这个孩子是我的?  蔺琰看着萧晨躲在一边看热闹 心中更是生气,边拿起剑来找萧晨的麻烦,萧晨边跑边嚷嚷:“怎的又成我的错了”蔺琰拿着剑“看我不砍死你,你说好的帮我呢”萧晨好笑的说道:“刚才不是你说的不许我插手了 我怎么说我要 帮你的,你胡诌可要胡诌的准一点啊”两人皆以气喘吁吁。两人就着大树做了下来,萧晨从袖子里拿出手帕帮蔺琰擦了擦头上的汗,嗔怒道:“你身子弱的很,今儿玩疯了到时候回去的时候当心别生病了”蔺琰翻了白眼也替萧晨擦了擦头上的汗道:“知道啦知道 你这个婆婆妈妈的人”


       蔺晨心中有无数的疑问想问一直站在身边的列战英,列战英也知道他想问的便开了口 这是十七年前的分割线


 


萧景琰刚登基不久,正在批阅奏折,他低下头摸了摸自己高高隆起的小腹,心想道没多长时间腹中的孩儿就要出来。心下略微的分了神,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守卫递给萧景琰一封加急的要文 萧景琰打开一看却是蔺晨所写,句句都是诛心之言,分明是指责他害死了梅长苏,萧景琰一口气没缓过来,一大口血就呕出去,列战英感到不妙让守卫先退出去喊御医过来,就在自己心口中气血翻腾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之间有温热液体顺着大腿缓缓的落下。列战英看了看萧景琰苍白的脸色 下意识看了看地上 一大滩液体,知道是要生了,感觉扶着萧景琰过去。 躺在床上 萧景琰拉着列战英的手,忍着疼痛说道:“我竟不知道他是多恨我,我现在能不能活下来也是拼着我自己的运气,如果我能平安产下这个孩子,你要替我好好生养这个孩子,生为帝王家终究不能善终说完疼痛一拨又一波的涌了上来。


列战英站在门外听着萧景琰断断续续的呻吟之声,也是分外焦急,过了漫长的时间,婴儿的啼哭声打破了平静,稳婆走了出去对列战英说道:“大王让你进去”列战英赶紧进去,空气之中泛着血腥味,床榻之上也有血迹在不断的涌出,列战英知晓不好 大声呵斥御医道:“为何不治”御医们听闻纷纷下跪道:“大王乃因为受了刺激 故而早产 又因为大王身体向来虚弱所以造成了难产,我等已经尽力了”列战英闻言 红了双眼道:“一群庸医”萧景琰虚弱的挥了挥手让御医现行离开然后对着列战英招招手道:“我有话要说 你快来抱抱这个孩子,替我孩子的另外的一个父亲抱抱她”列战英小心翼翼的吧热乎乎的小团子抱了抱,果然是在腹中养的极好,头发乌黑,皮肤红红的。萧景琰勉强扯了扯嘴角:“这孩子生的这样好,我受了那些苦都是值得,”列战英把儿子放在萧景琰身边之后,萧景琰道:“你去吧小殊生前留给我的药给我”列战英大惊忙跪了下来到:“大王万万不可”萧景琰:“命不久矣你让我走的痛快点罢了,这条命就算是我还给蔺晨了”说完就缓缓闭上了眼睛。所有爱他的人都走了 唯一他爱人还在质疑他, 他太累了 他需要好好睡一觉了。列战英闻言,眼眶中含满泪珠,也只能走到萧景琰的的书桌旁的暗格取出了那瓶药 递给了萧景琰。


 一晃十七年过去了,列战英望着已经处于死机状态的蔺晨:“这次上山来找你,纯粹是临终之前他对我所说的话 你始终是孩子的父亲 理应让你见上一面,如今见了这一面  我也就完成他所托的遗愿了。蔺晨望着跟萧晨打闹的少年,心中的愧疚跟柔情一下充满了内心深处。、


列战英理了理好脸上的表情道:”我要带他们下山 有缘再见”说完列战英带着两土猴子下山了,来的时候干干净净 走的时候整个就是泥猴子,列战英一手一个人的耳朵:“看你们还闹不闹腾回家有你们两受了” 蔺琰看着萧晨的眼睛道:“都是你”萧晨笑的特别的流氓道:“哎呀我的弟弟何时这么听我的话了”蔺琰听完了之后怒等了萧晨一眼,耳朵悄悄的红了。


 


 等蔺琰萧晨 列战英回来的时候 天都黑了大半了,看见萧景琰坐在椅子脸色不好的,蔺琰腿一软跪下了:“爹,我错了 下次不敢弄这么脏了”萧晨一看也慌了大着胆子说了:“岳父大人是我的错要打你也是要打我 不要怪阿琰”萧景琰好笑的望着他说:“感情我收养你这么多年是为了泡我儿子”蔺琰的脸噌的一下子就红了  心中暗自腹诽道:“果然是登徒浪子” 萧晨看着萧景琰脸色并不愠色,也知道他并没有真生气 拉着蔺琰起了身。萧晨知道萧景琰的性格一向是心软,见自己的儿子还没打算起身 嗔怒道:“起来说话”见自己父亲说了话便起身两小的一起凑到萧景琰的怀里有说有笑。 


 夜晚,屋顶一白衣男子坐在屋顶上静静的观看屋内所发之事。一言未发。



评论

热度(48)

  1. 可爱心旷神怡唯爱胖鸟mo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