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心旷神怡

【楼诚】退休杂记(九)

尘唐:

冉佼佼  同学的点梗(因为是手机无法圈人,抱歉)


——————


今日大哥狠狠嘲笑了一番。


因我老眼昏花,从楼梯上摔了下来。


三两阶梯,骨质疏松,骨裂了。


把大哥吓的,打电话的时候都在抖着手。大宝小宝扶着我直哭,倒是我还沉着,同他说不要慌。


兵荒马乱一般送到医院去,做了检查,打了石膏。回家以后,大哥将我安置好。


闲下来,总算得空来笑我。


还不是那几句话,什么我平日老让他注意身体,谁知道自己摔着了吧,什么担心来担心去,就是不担心在自己身上。


一开始觉得熨帖,任他说我。


这人,越说越起劲,逮着机会便来数落我,知道他是担忧,可我这几年和他相处,也养出了脾气,被他数落得有些不爽快。


“我饿了。”


“…………还每天打拳呢,你瞧瞧你,说我还当自己是青年,你自己不是?走路带风,打小你就这毛病,从来不看路……”


“大哥,我饿了。”


“……谁知道,老了还……什么?饿了?”


谢天谢地,他总算听见了!


他从我床边起身还点了点我额头,大宝小宝都看着,我实在觉得丢脸。


小宝憋不住笑,说大哥训我的时候,同他爸训他一模一样。


大宝也应和地点头。


我对他们悄悄说,我那是让着大哥呢!


把两个小孩赶去监视他们的大爷爷有没有好好做饭。


大哥下了碗素面。


没有半点油腥,我一皱眉,他就说,你受了伤,忌口啊。


得了吧,他和明台一样,就会做素面。


晚上,孩子们睡了,他来到我房里给我换药。


此人无所不能,样样精通。


我们啊,当初的本事是一样都没忘。


“知道你不爱听,今天我真吓着了,你也不小,不要仗着比我年轻些就胆大妄为。”


“知道了知道了!”


“这几年惯地你这臭脾气!”


“疼!您轻点嘿!”


我听他喋喋不休,莫名觉着幸福。


“好了,你还不回去睡?”


“今晚睡这里,顾你。”


我别过头,轻轻嘀咕:“大惊小怪。”


他又拍了拍我的头:“不许偷偷说我坏话。”


“没说您坏话!”


结果小宝哭着过来,说要尿尿,我把大哥赶过去给孩子把尿,还要把两个孩子哄睡才能回来。


偷得了些许时间,记下这篇。


绝不能叫教他发现这个。


教他发现我偷偷说他坏话。


————


今天晚上我从楼梯上摔下来了……所以写了这个篇,刚好可以完成一位朋友的点梗。


爱每一个喜欢我的人

评论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