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心旷神怡

鲨美 RPS 他和他的孤独情事(11)

一朵左摇右摆的狗尾巴草:

前情提要:詹姆斯和迈克尔共同参演一部同志电影,然后假戏真做?


注:詹姆斯,迈克尔单身!  本文不开车!


最近状态不佳,可能写得比较不走心,请大家见谅,本意也只是甜蜜的日常,所以就随便吧!


感谢催更的小伙伴们 ,和在看这篇文的妹子们,你们喜欢着这篇文让我很欣慰。


迈克尔看到了詹姆斯白皙的脚踝从白色的薄被里露了出来,这让他不动声色的滑动了一下喉结并开始不合时宜的怀念他们不久前的亲密戏。


那个的部分完成度不错,尤其是当他们的脸上露出甜蜜,或是眼神深情款款的时刻,这让加利那个老狐狸难得露出了笑容,然后大发慈悲的让大家早点回家休息,迈克尔耸耸肩抿嘴微笑,侧过脸看到詹姆斯已经迅速的穿好T恤笑着和工作人员寒暄去了,他的眼睛根本就不落在自己脸上,这让迈克尔有些失落。


工作人员正在收拾摄影器材和道具,导演加利看着镜头里他们跌跌撞撞的模样和摄影师交流起来,而詹姆斯裹住一条柔软的毛毯站在两人的身旁,笑声会时不时的传进迈克尔的耳朵里,这让男人产生了一种可笑的嫉妒心。


他们一直从午后拍摄到夜里十一点,地点也从书房一路拍到剧里鲁伯特的卧室。迈克尔坐在床边慢吞吞的穿鞋,身后是被两人揉得乱七八糟的白色床单,手指触上去仿佛能感受到温度或是汗液的粘腻,这凌乱而情色得可怕。


詹姆斯这时忽然转过头来,瞧了他一眼,接着眨眨眼微笑起来,迈克尔猝不及防的撞上他的眼睛,然后在心里默念,该死的上帝他一定是故意的,他假模假样的咳嗽一声又揉揉眉心,回忆的部分更加具体起来,刚才詹姆斯意乱情迷的模样,他温热而急切的喘息,湿润而空洞的蓝色眼睛,嘶哑的喉咙里发颤的呻吟,以及他大腿纠缠上自己腰部时的感觉,汗津津又发烫的肌肤贴着自己的腰往大腿磨蹭,像是一簇火烧灼着他的理智,这让迈克尔短暂的陷入了心猿意马中。


直到詹姆斯站在他面前咳嗽了几声。


“看你一脸享受的模样,我想我刚才一定把你喂得挺饱,我很棒不是么?”詹姆斯眯眼笑起来,舔了舔嘴唇看到迈克尔有点不好意思的揉了把下巴,于是在他的一边坐了下来。


迈克尔耳根发烫,但嘴上也没饶人,“滋味无穷啊亲爱的,但我们刚刚合体成功,你也没给我一点完事儿后的温存,我很生气。”


詹姆斯愉悦的笑了笑,“噢对了,我刚刚向加利建议我们应该拍拍在浴室里打炮的戏份,那多好啊,多完美的体位。”


“听上去不错,我脑子里开始有画面了。”迈克尔嗯哼一声,又问,“他怎么回答的?”


“他狠心的拒绝了我,然后回答我,滚远点詹姆斯,你们加这么多吻戏和床戏干什么!这他妈又不是拍着让你们谈恋爱玩儿的!”詹姆斯瘪嘴,“看吧,他的确是个没什么情趣的糟老头。”


迈克尔大笑起来,“说真的,今天的戏也够我们受了,我的嘴都快麻了,我们接吻的时候我简直没法呼吸……”他一本正经的开黄腔,眼睛给人一种在胡乱放电的错觉,“你的嘴唇太软了,詹姆斯,我根本就舍不得分开一秒钟。”


那个模样好似在说,都是你诱惑了我。


詹姆斯‘喔’了一声,用恶人先告状的眼神瞧他,然后指着自己被咬破的嘴角,“不是吧迈克尔,瞧瞧,是谁兽性大发把我的嘴都咬破了?”然后他顿了一次,轻哼道,“但实话实说,你的吻技也不错,我都有点着迷了。”


迈克尔无奈的闭上嘴,然后用手指揉了揉他的嘴角,“抱歉……我下次会吻轻一点。”


詹姆斯嘴角弯起来,然后犹豫了一下,“虽然我不该说这个……但刚刚的戏拍得让我有点蠢蠢欲动,我猜大概是我好几个月没解决过的原因,而且说真的我从未在一天内吻别人那么多次……刚刚的画面还在我脑子里一直回放,噢操,迈克尔,你把我吻得都要弯了。”


说完他很快笑起来,就是这种笑容,常常让迈克尔分不清真真假假。


迈克尔喉结滚动了一下,他试图让自己看上去无所谓或是把这个话题当作老生常谈而已的模样,“我就说你得为我出柜了,詹姆斯。”


“当然,我不介意那个。”詹姆斯轻笑一声,“只要你乖乖在下面就好,迈克尔?”


“想都别想,伙计。”迈克尔瘪嘴露出一丝笑意,“虽然听上去像某种很诱人的潜规则,但我还是比较热衷于把你操翻呢,詹姆斯。”


詹姆斯挑起眉毛,“看吧,就是这个谁上谁下的问题总是争个不停,才让你憋成了性冷淡,迈克尔。”


迈克尔无奈的笑起来,他意识到自己终究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啊!


但是……迈克尔又何尝不喜欢那些吻呢,他们激烈的,缠绵的,柔情的,把对方吻得嘴唇和舌尖发麻,但那些,都是演戏,詹姆斯赞美着你的好演技和你的热情投入,但他压根意识不到你的深情。


因为这一切都得该死的孤独情事,属于迈克尔的最最羞耻的秘密。


“你知道么……如果有人问我:你会为谁变弯?我猜你一定在我的名单第二名上。”詹姆斯眨眨眼。


“见鬼的第二名!”迈克尔假装愤怒的笑起来,“谁是第一名,谁夺走了我成为你性_幻想第一名的位置?”


“闭嘴,你才不是我的幻象对象,好吧,问题毋容置疑,当然是……我自己。”詹姆斯得意洋洋的歪头笑起来。


“试着想想,呃……遇见一个像我这么性感又充满魅力的男人,我很难不动心,哇喔……”他自己笑起来,“感觉很奇妙,对么?”


“你想自己操你自己?噢天。”迈克尔觉得不可思议般的笑起来,然后流露出赞赏的眼神,“那一定是场辣翻天的性_爱。”


***


晚上他们一起去了海边的一家酒吧喝酒,噢是的,鉴于明天放假一天,两个爱尔兰和苏格兰的好酒之徒敞开一切的喝了起来。


詹姆斯醉酒的时候话比平时多了快一倍,嘴里叽里咕噜的说个不停,脸颊红得发烫,用手掌撑着脑袋,偶尔会打酒嗝,而迈克尔就显得老实多了,他只是脑袋犯晕脑海里白晃晃一片,余下的精力全是对着詹姆斯一个劲儿的傻笑了。


不知道是不是迈克尔想的那样,詹姆斯喝醉了以后比平时更加的孩子气,他像个小恶魔一样邪里邪气的眨眼微笑,然后伸出两根手指夹过迈克尔叼在唇间的那根香烟,迈克尔木愣愣的望着他,看着詹姆斯把烟塞进自己的嘴里然后吹出一口优雅的烟圈。


这个动作又幼稚又可爱,还带点成熟男人的俏皮绅士感,迈克尔目不转睛的盯着他,我的天,那眼睛微微眯起的模样简直性感得要死!这让迈克尔再次敲敲自己的脑袋,他觉得自己一定会死在詹姆斯那双湿汪汪的蓝眼睛里面。


迈克尔不甘心的把那半截烟抢了回来,含进自己的嘴里,詹姆斯在缭绕的烟雾里露出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微笑。


他们开始肆无忌惮的说起自己童年时的那些糗事。


比如迈克尔在父母餐馆里干过那些恶作剧……


詹姆斯把他妹妹乔伊骗得团团转然后被奶奶臭骂一顿自作自受的故事。


迈克尔暗恋一个女孩而那个女孩嫌弃他的青春痘的忧伤往事。


詹姆斯喝醉了一头栽进厨房地板上把打开冰箱的妹妹吓得尖叫的回忆。


又或者詹姆斯三天告吹的恋情,迈克尔可怜兮兮的露水情缘。


詹姆斯和迈克尔大笑着碰杯,然后詹姆斯勾了勾嘴角,“打个赌,我们俩谁先倒下。”


“这可是爱尔兰和苏格兰之间的战争了,伙计。”迈克尔斜着眼睛瞧他,嗯哼一声,“好吧……赢了有什么好处,输了你会把我的脑袋摁进垃圾桶么?”


“拜托……”詹姆斯拖着下巴打嗝,然后他眯眼眼睛弯起来凑近迈克尔,“我还没想到这个,你说说,赢了怎么办?”


“我赢了,我就吻你。你赢了,你就吻我。”迈克尔接着酒胆毫无顾忌的说出来,他也不愿意去想詹姆斯会不会拒绝,他只是很想狠狠的吻那个家伙。


“操……嘿,你拍戏的时候还没吻够么?”詹姆斯柔软的笑起来,而迈克尔看不出他究竟愿不愿意,接着说,“好吧……这个建议听上去很公平,但我们在这儿接吻,说不定会上娱乐小报的头条。”


“那就换个地方,我什么地方都无所谓,噢不……其实我不是那么随便的男人,地点还是干净点的比较好。”迈克尔开始胡言乱语,他想詹姆斯大概觉得他此刻已经跟个酒鬼没两样了。


“等等,等等……我们的话题什么时候变成了在什么地方接吻了?我们可不是青春期荷尔蒙快从脑子里溢出来的毛头小子了!”詹姆斯举起手制止他,随后又举杯笑了起来,“成熟点伙计,我们还胜负未定,来接着喝!”


“所以你是赞成那个建议了?”迈克尔眼睛变得闪亮,穷追不舍的问起来。


“你是个混蛋,迈克尔……”詹姆斯揉了揉额角,水雾朦朦的蓝眼睛仿佛有笑意,“但你知道么,我就是没办法拒绝你。”


***


他们最后的胜负以迈克尔的呼噜声谢幕,詹姆斯气喘吁吁的把那个比他高半个脑袋的家伙拉进房间,并发誓下次要把他扔在酒吧门口不管。


迈克尔在两人进门的时候就醒了,待到詹姆斯刚刚一关上门他就把他按在门上,醉醺醺的气息一下凑了过去,熏得詹姆斯忍不住笑起来。


“噢甜心,你需要我给你讲睡前故事么?”


“不……”迈克尔傻笑着用手指抚摸过詹姆斯的嘴唇,声线变得沙哑而迷人,“别忘了我们的赌注,亲爱的,我可是非常记仇的。”


“我打赌你明早上一定会忘记,你醉的一塌糊涂,好了,该去洗洗了,你闻起来可不怎么好!”詹姆斯笑得像蜜糖一般带着甜蜜的气息,然后他感觉到迈克尔的脸越来越近,咕哝着断断续续的在他的耳畔说:但你很好闻,嗯哼,你他妈的怎么能这么好闻,詹姆斯,詹姆斯!


直到他温热的嘴唇贴了上来,直到詹姆斯不得不闭上眼,直到迈克尔的手指攥紧了他的腰,直到他们柔软的舌根斗志盎然的纠缠在一起。


直到詹姆斯舍不得那个吻的离开……


就像,一切都乱套了。


分开时迈克尔把脑袋埋进詹姆斯的肩窝,他的声音模糊不清,“你别想耍赖,詹姆斯,我知道你是个狡猾的小骗子。”


詹姆斯稳了稳心跳鬼迷心窍般的捧住他的脸,把他的脑袋推远一些,然后在迈克尔迷惑的目光里重新吻住了那张嘴。


迈克尔被吻得晕乎乎的,他从没觉得自己能这么狼狈,失去了一切的掌控权,沉浸在詹姆斯的热吻里听不得两个人世界外的一丝声响。


当詹姆斯立刻他的嘴唇时,他才木愣愣的回过神准备反攻般的把这个家伙吻得腿软,可詹姆斯早料到他这么做了,用手掌毫不留情的把他的脸颊推开。


“我从来不耍赖,迈克尔。”


“你,你,你吻了我?”迈克尔的情绪高涨起来,他眼里印满期许,声音发抖起来,“这一次是为什么,为了赌注,还是你只是想吻我?”


詹姆斯觉得自己没法在假装下去了,但为了那可怜的自尊心,他还是决定把这个部分演的丝丝入扣,于是他摸着脑袋。


“噢操……我感觉,我感觉有点头晕,我觉得我需要去躺一躺。”他从迈克尔没法控制的缝隙中慢慢溜出去,表情委屈又迷糊。


“詹姆斯!”迈克尔气得牙痒痒,但下一秒他摸着嘴唇又笑了起来,“你这个混蛋吻了我。”


TBC

评论

热度(82)

  1. 可爱心旷神怡一朵左摇右摆的狗尾巴草 转载了此文字